护眼

关灯

3.舞会

门口的侍者递给何音一枚羽毛装饰的半截面具。“化妆舞会吗?”何音接过来好奇地摆弄了一下,二楼的光线比较暗淡,放眼望去都是站着的人,并没有许多摆放正餐的桌子。“可我还没吃饭呢。”源与的手越过何音的肩膀,也拿了一枚。“你不知道吗?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不想穿一些奇装异服呢,吃饭,吃饭的话,我想应该会有点心吧。”对啊,她的女仆可没跟她说,没跟她说是化妆舞会,当然她耶忘记了,也许整场宴会都要听到大家叫她帝国明珠。说起帝国明珠这个称号,还是两年前,何音刚刚十五岁,被父亲何乾公爵带去觐见了当时的皇帝,帝察满。当时的场景何音记忆如新,皇帝的脸是紫红色的,和她上辈子的教导处主任体型类似,层层叠叠的肥肉将绸缎做的节日礼装挤得遍布沟壑,王座顶端有一只灰色的鸟,绿豆眼睛一动不动,她以为是假鸟,然而当皇帝裂开他猪肝色的嘴唇大笑时,那只鸟儿也发出咯咯咯的类似笑声,十分诡异。她不喜欢皇宫,尤其是皇帝称呼她为帝国明珠并赐下封赏时,站在周围的贵族们的笑容,谄媚和轻蔑交错着。何音上辈子死去时是十五岁,多活的年头让她懂事得多,也明白眼神和话语的多层含义。如果不是因为进度条的事让她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,她有把握会活得很好。“阿音!刚才的那个平民,他居然是级长。”琳夕的突然到来,打断了何音的思绪,和一直在观察何音的源与。“哦,级长啊,平民中出类拔萃的人。”何音在心内分析,总觉得这个叫周傩的人不简单。“阿音,你。”源与欲言又止地看着何音,她饱满的嘴唇正抿紧且微微翘起,左边的嘴角还有一个小的梨涡,遮住半边脸的帝国明珠似乎更加夺目了。但琳夕通过一个有趣的话题,很快重新吸引了源与的注意力。何音并不理他们两人,恍惚地走到大厅的最边缘,拿起一块蛋白糖,就咬了一小口。“太甜了。”这儿全是甜食,何音不喜欢,在这个异世界呆了十七年,她逐渐适应偏西方的饮食,但仍旧无法忍受只吃这些甜到发腻的东西。“阿音,你还是同一个月以前那样不喜欢吃甜食呢。”一个月以前,她和琳夕在餐桌上大吵了一架,从那以后,何音没有等来琳夕的任何示好。“唔,对。”不然呢,一个月以后突然喜欢上甜食吗。琳夕戴的面具是男款,她的身材在众多男士中间显得十分娇小又灵动,别具一番风味。不一会儿就有人靠了过来,毕竟舞池中的女士都戴着面具,穿着漂亮的裙子,看不清全脸的情况下,琳夕的装束最为夺人眼球。“英俊的小姐,有幸能邀请您共舞吗?”何音正好找到一块咸味的酥饼,转过头来,那位邀请琳夕跳舞的男士眼睛都看直了,虽然仍旧是挽着琳夕的手进入了舞池,眼睛却无法离开何音。“琳夕呢?”源与从洗手间出来,发现和琳夕约好的地方只站着何音一人。“在那里。”她也饶有兴致地看人跳舞,舞会还没有正式开始,连皇太子都还没出来领舞。“阿音,你哥哥最近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?”源与和她并排站着,眼睛看着前方。何音吃完最后一口酥饼,用手轻轻拍了拍嘴边地碎屑。“三个月以前。”何氏家族的长子何序是金蹄纹章,在交通部担任半大不小的官职,累年在外奔波。何音和长兄关系很好,每次何序回家都会给何音带回许多新奇的书籍和物品。这样一想,一个季度有一次长假,哥哥应该最近会回家。“学院每十天会放假吧。”何音想回去和何序见面,这里发生的所有奇怪事情,她都想和哥哥好好聊聊。源与很久没有说话。“怎么了?不是十天吗?我记得守则上是这样写的,难道刚开学没有假吗”源与摇摇头。“是的,十天以后会放假的。”他刚说完,这一曲就结束了,照明法阵大亮。舞池中的人都退到四周,琳夕神清气爽的回来了。“你们在聊什么!看,那是特洛伊公爵!”琳夕兴奋地靠在桌子的边缘,站在何音一侧,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,探头看源与,用另外一只手指着舞池中央的五个人。分别是皇太子陛下,公主陛下,特洛伊公爵,扶朵米子爵,还有一个黑脸的男人。“是那个西方佬。”源与对何音说。泊瑟提一直在四处张望,在皇太子陛下发表讲话时,他都没有用心听。“你认识他吗?”琳夕挽着何音的手动了一下。“刚认识不久。”何音期盼这位蛮牛纹章的壮汉不是在找自己。“是她!”然而事与愿违,泊瑟提的手指指向何音。皇太子被打断讲话,却并没有生气,反而顺着手指也看向了何音。光线打向了何音。她整张脸,整个人都笼罩在光晕下。“像明珠一样美丽,这是何公爵的女儿吧。”扶朵米子爵站在特洛伊公爵旁边,不由自主地夸赞。“是啊,她就像明珠一样。”泊瑟提想迈开步子向何音走去,被帝弥托利拦了下来。“泊瑟提,礼貌很重要。”皇太子帝弥托利收回了手,指了指照明法阵,让它不再对准何音。何音喘过气来,她感激地看了一眼皇太子。却发现他头上的好感度条,居然是空的,连身为女性的公主和扶朵米子爵的好感度都达到了五分之一左右,皇太子的进度条居然是空的。泊瑟提朝特洛伊公爵求助,他在西方封地呆久了,对上层社会的礼节并不特别清楚,皇太子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行为的莽撞。“没事,舞会开始了以后,你可以去邀请那位小姐。“特洛伊微笑地鼓掌。这时候,皇太子殿下已经发表完讲话了。舞会可以正式开始了,发光法阵暗了一些,顶部的烛火的暖光充斥着舞池。特洛伊牵起旁边扶朵米子爵的手,在舞池中央滑动。皇太子则牵起了自己妹妹的手,作为领舞,光线一直追随着这对皇室兄妹。黑脸的泊瑟提四处寻找何音的身影。“源与,快邀请我跳舞!“在源与朝琳夕伸出手之前,何音搭上了他的肩膀。源与虽然惊诧,却仍旧半蹲着朝何音伸出手,带着她滑向舞池。“你平常不跳舞的,是为了躲开那个西方佬吗?”源与的个头比何音高不了多少,两人搂在一块儿特别顺手。“是的,你带着我向大门靠拢,我想等下支舞开始的时候溜走。”何音在源与耳朵旁边讲话,讲完以后抬起头,正好和皇太子好奇的视线对上,就一刹那,何音不知道为什么心脏怦怦直跳,随后源与带着何音错开了视线。